您现在的位置:若雨中文网 > 执掌今朝 > 执掌今朝txtag技巧|平台下载 > 正文 第一卷 心之所向 第四十三章 君子以诚待人

正文 第一卷 心之所向 第四十三章 君子以诚待人

????第四十三章?君子以诚待人

????高苇把手放在那紧紧系在腰部的大刀上,手心在那刀柄上微微用力,向外移动,刀身慢慢脱离刀鞘。

????“住手!”郑姓公子对着高苇喊道,走到了其身前,与苏青面对面。

????那阴柔的少年名为寒朿,紧跟着郑姓公子。

????既然公子发话了,高苇自然不敢造次,将脱离刀鞘的刀身重新插进去,散去身上的武势,与寒朿一同站在郑玉清身后。

????这时孔秋和雪鸟也下了楼,走向苏青。

????“鄙人郑玉清,愿与小兄弟交个朋友。”那郑姓公子面对着苏青,突然开口道。

????“我很生气。”苏青看着郑玉清一脸的真诚,没有感觉到隐藏起来的恶意,但依旧不待见这位公子哥。

????“小兄弟刚才说要讲道理,既然拳头讲过了,我们就讲道理。海桃园的两位伙计原本是要接待我等的,然而闹了个误会将你们三人接到了这里,这错在两位伙计,刚才陈管事又语气不当,这就有错了,可是你迁怒于我等,是不是有了错?就算高苇后来的出手有错,那不是小兄弟你先于我们有错在先吗?”郑玉清一脸认真地跟苏青讲道理。

????苏青也散去了身上的灵力,双手抱拳在胸,虽然很不情愿,但还是听完了郑玉清的话,此刻想了想理似乎是这个理。

????苏青开口说道:“那我问你,如果今天我的拳头没那么大,你还愿意跟我讲这个理吗?”

????郑玉清没有犹豫,点了个头说道:“我当然愿意。”

????苏青直视着郑玉清的目光,然后避开眼神,不然真怕过会会擦出异样的火花,“我叫苏青,跟你交朋友。”

????“苏兄弟,不知你师从哪位江湖的老前辈?”郑玉清问道。

????“滚,不得说。”苏青回道。

????“好嘞。”

????旁边的陈管事一脸茫然,站到郑玉清旁边,轻声问道:“郑公子,您这是何意啊?”

????“这样吧,这间房间就给苏兄弟住了,陈管事再给我们安排一间。”郑玉清说道。

????“这就不追究了?”陈管事试探性问道。

????“是我的话说的不清楚,还是你陈管事耳朵不好使?”郑玉清骤然间语气威严寒冷起来,吓得陈管事内心一骇,连忙让陈云陈雨起身,带郑玉清三人去新房间。

????郑玉清对苏青行了一个江湖礼然后离去,又说等一下要过来学习几招强身健体的武功把式,被苏青给一口回绝了。

????“什么武功把式,我连个种香蕉都不会。”苏家村的盛产就是香蕉,曾经有人对苏青说苏家村的人要是不会种香蕉,出去就要给人笑死掉了,但是至今苏青也没学会种香蕉,倒是成了一句拒绝别人的口头禅了。

????见苏青和高苇点到为止的“切磋”结束了,那些围观的人都是散去了,如果他们知道高苇的武功有多高,估计就不会那么淡定了,只有郑玉清和寒朿知道,在一名看起来很有可能还没及冠之年的少年手下吃亏的高苇,是在大竴王朝武榜排名前二十的高手。

????虽然高苇是用刀高手,但是吃了亏是事实,不说专长,只说年纪,高苇十五六岁的时候,照苏青那么跳,铁定已经摔死了,到如今坟前的草应该也有一米高了。

????“哎呦。”苏青挣脱掉孔秋的摸头大手。

????孔秋只说了一句去看看房间,苏青和雪鸟便跟着老人爬上了楼梯,走进那间原本不属于他们的房间。

????房间很大,并且分隔为内外两部分,里面有一张床,外面有凸起来的阶梯式板块,用以招待客人,可以泡茶用的,不过只要铺上凉席,就可以睡人了。

????孔秋让雪鸟去睡里边的软床,小侍女不敢也不愿意,后来被苏青欺负了一番,并且苏青扬言要是不睡软床就要和他睡,雪鸟才同意去睡里面。

????才商讨完睡哪里的事,就有伙计送来了饭菜,伙计拿着一个挺大的密封篮子,里面有三层可以拿出来的板,每块板的饭菜都一样,饭菜汤肉都有一份,那伙计送完之后就离去了,说是等会会有人过来收盘子。

????雪鸟以往都是做那样的事,照顾别人,现在让别人拿着饭菜,端好放在她面前,一时还有点无法适应。

????食饭无言,房间门关着,屋内点燃着琉璃灯,说是琉璃灯,其实也不算,叫着好听而已。世上真正的琉璃灯很难制作而成,需要很多珍贵的天材地宝,真品的琉璃灯具有驱邪恶、调阴阳的功能,是破开山水迷阵或者瘴气重重古地的制胜之宝,往往是仙家神族的老前辈送给疼爱的小辈外出游历的法宝。

????灯光下,三人慢慢吃着,相互之间没有交流,孔秋看着饭盘当中的鸡腿,直接夹起来给了苏青,后者抬起头看着老人,老人说道:“你吃,正在长身体的年纪,多吃点肉。”

????“不用,先生你吃。”苏青夹起鸡腿就要往孔秋的饭盘里面放,老人转了个身,以背相对,苏青直接往孔秋的前面走去。

????然后就一个藏饭盘,一个找饭盘,相互谁也不让谁,到后来还是苏青输了,乖乖地坐了下来,开始吃饭了。

????然而苏青见到雪鸟挪到其身前,想要把自己的那根鸡腿也夹过来,苏青抬头瞪了一眼雪鸟,没好气地说道:“是要撑死你家少爷吗?”

????雪鸟只好一脸委屈地挪开身子。

????“傻小子呦。”孔秋见此笑了笑,心里对苏青评价道。

????“鹅~”吃完饭的苏青打了一个饱嗝,然后懒散地躺在凸起来的木板上,摸着略微大起来的肚子,一脸恰意。

????雪鸟吃的不多,一碗饭差不多就吃了三分之一,孔秋则已经跟苏青一样,躺下来歇息了,一手枕着脑袋,一手放在撑着二郎腿的腿上,一下又一下地敲打。

????苏青刚要入眠,门口便传来敲门声,本以为会是海桃园的伙计,没想到会是郑玉清,一口一个苏兄弟地喊着,才六岁出头的苏青还真没啥不好意思的,起身去给郑玉清开头。

????房门打开,郑玉清一见孔秋正在睡觉,连忙说道:“老人家既然在歇息,那苏兄弟不然就和我一起下楼聊聊天。”

????苏青也没拒绝,答应了下来,雪鸟本想跟出来,被苏青阻止了,让其在房间待着就好,要是觉得困就去睡觉。

????当房门重新关上之后,苏青已经跟着郑玉清下了楼,雪鸟闲来无事就开始默念孔秋给他的练气口诀,然后凝聚体内一口气,在身体之内的四肢百骸流动,流动全身过后就会引出一个自我的意志,由这个意志就可以沟通自我灵魂甚至心灵,探寻到存在于体内深处的小天地。

????小天地是枯竭、初生的样子,一望无际的干裂之地,灵力眼便埋藏在那无边无际的干裂之地之下,自我的意志靠着冥冥之中的感觉可以慢慢地找出灵力眼,一旦找到并且挖掘出来,使之体内小天地与外界的大天地相通,灵气可以通过灵力眼流进来,化作灵力便可以为之所用。

????但随之可以容纳的灵力越来越多,在某一个境界,灵之大海变成为了苦海,练气士想要更上一层楼,就要在苦海之中架起通向彼岸的大桥,要么迷失在苦海之中,要么踏足彼岸通天,成神为尊。

????孔秋醒来,想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似乎不太好,便收拾了饭盘,拿出了房间,留着雪鸟独自一人修炼。

????跟着郑玉清走下楼梯的苏青,一见那高苇和寒朿就站在楼下,说道:“你们这是骗我下来,要群殴我的意思?”

????“苏兄很风趣啊,他们是我的护卫,就是怕我武功太低,遇到什么危险的事都不能自保,就只好寸步不离地跟着我了。”郑玉清笑着说道。

????“那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苏青说道。

????“苏兄,咱们去那处亭子说说话?”郑玉清问道。

????苏青见郑玉清没有什么恶意,只是有些傻憨憨地不知道在说什么,就没有拒绝,答应了一起去那亭子,也还好高苇和寒朿只是远远跟着,不然苏青还是挺难受的。

????两个人站在旁边不说话,只是盯着,搁谁谁不难受啊。

????“苏兄,不瞒你说,我打小生活在大家族之中,虽然有的是山珍海味,华贵衣装,但是层层高墙将我围困在那没有多少点人情味的大屋子里面,我便向往着外面的世界,最是喜欢江湖人士的逍遥自在和无拘无束,只是让我去体会其间的辛酸苦辣,也许我也做不好,只见江湖人的风流倜傥,而不敢看为一个包子甚至与狗争斗的绝望和无助。

????但既然生在大家族之中已是结果,自然幸运大多于不幸,有得有失。这些念头,我曾经也与别人说过,那人却说无非就是日子太舒坦了,才如此乱想,太矫情,我却觉得人想要更多以及更好的人生体验,为什么错?”郑玉清说到这,已经和苏青走进了亭子,两人相对而坐。

????郑玉清继续说道:“说那么多,是为了让苏兄知道,我没有恶意,就是想要多了解一下江湖才想要结识苏兄。”

????苏青听是全听进去了,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他不知道眼前这个郑玉清,怎么能跟他这个小屁孩子聊得那么起劲。

????“那你的大家族挺大的呀,多大啊?”苏青随口一问。

????郑玉清沉默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实不相瞒,我是大竴王朝的大皇子。”

????“啥!大皇子,你爹是皇帝呀,你这就说出来了啊。”苏青惊道。

????“苏兄,小声一点,莫激动。”郑玉清压了压手说道。

????“虽然我还小,但我也明白,你这不是怀里有很多钱,然后随便跟人说里怀里有很多钱,不怕被抢啊?”苏青问道。

????“因为君子待人以诚。”郑玉清一脸正经地说道。

????“嗯?”

????“当今的庙堂和江湖之间,处处有摩擦之处,假以时日必会出现大事发生,父皇一直反感于江湖势力的存在,自继位以来就不断在打压,可是在我看来江湖的繁盛足以带动一个王朝的繁荣,王朝的上层和下层和谐相处才能稳实不崩塌,所以我有宏愿,在父皇死后,要改变这一切。

????苏兄小小年纪,就有如此高深的武学造诣,我想日后足以执掌整座江湖,我所想的便是要和苏兄,在庙堂和江湖之间建起深厚的友谊桥梁,将大竴王朝推向更好的时代。”郑玉清说道。

????如果苏青不是苏青,而是大竴王朝的苏青,真的是郑玉清所想的那个小小年纪就足以有望称霸江湖的少年,那么今夜他们的这一场谈话,就会载入大竴王朝的史册,还会影响这座王朝的格局和处境。

????但是苏青是苏家村的苏青,不是武功高强的江湖人,只是小小的二境练气士。

????所以苏青只能对郑玉清说道:“郑玉清,洗洗睡吧,等你父皇死了再说吧。”

????苏青走出了亭子,他想了想,那郑玉清总不会去干掉自己的父皇,然后跑过来跟自己说他爹已经死了,可以开始谈构建庙堂和江湖之间的友谊桥梁了吧。


上一章 下一章 执掌今朝txt